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片羽毛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属牛 67届高中生 68年下乡插队 当过工人 恢复高考后77届大学毕业 后在大型国企工作 现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2013-01-03 12:16:20|  分类: 背包走西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 “世界柏树王园林” 出来到巴结村岔路口,才中午1点,时间还早。从地图上看,从巴结村到林芝镇14、5公里,为了一路观赏秀美的尼洋河风光,我和妻决定步行返回林芝镇。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先是顺着公路走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经过玉麦村,公路沿山根转去,与尼洋河的距离拉开了。沿河滩有一条小路,我和妻从公路下到小路上,路面是弹石路,还不难走。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河滩上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野花。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牛群、马匹安闲地吃草。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天上云多了起来。清澈的尼洋河静静地向东流去,亮晶晶的黄沙和五色小石子点缀在河滩上。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河岸长满杨树和柳树,林子的颜色也渐渐地浓重起来。即便是在夏天最炎热的时候,树荫里也总是凉森森的。清澈的河水、如茵的草地、翠柳青石、如黛的远山``````,和妻两人置身于此景,真是人在画中。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不远处的小村炊烟袅袅,一条河汊在村边扭动着闪亮的腰肢;河中沙洲绿树丛中,五彩经幡随风飘荡,一座独木桥隐约露出。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河滩上一处开阔的草地上,紫花点点,几匹马在林间漫步,一群牦牛在草地上悠闲吃草。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河滩路边竖立着一块巨大的广告牌,“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入口段旅游区,34公里”。如果徒步的话也就是一天的路程。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想走就走,想歇就歇,自由自在,这就是当背包客的好处。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前面河边又是一个藏族村落,三五家藏居在树林和草坪的间隔中散落着,几道栅栏围着快要成熟的庄稼和果树,柳条堆成的栅栏上爬满藤萝和牵牛花,几只放养的鸡展翅飞上草场边上的栅栏,阳光照射下来,极富图画感。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到真巴村前,公路和尼洋河又贴近了,我和妻上了公路,居高临下看河谷,尼洋河如银丝带飘荡在墨绿的山谷中,平坦的谷地一派明朗清净:一幢幢红色、白色的房屋被大片浓密的森林怀抱,片片草地散落其间;惹眼的白色塑料大棚、一汪汪清澈的鱼塘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这一切似幻似真。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已经17:30了,再拐过一道山湾,就快到林芝镇了。看镇子那边的天空,乌云垂下,下雨了。西边日出东边雨,这边艳阳高照,那边阴雨淋淋,西藏的天气就是这样。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一道耀眼的霞光划破东方的长空,从云端射出,转瞬间,千束万束光向四面八方射去,将周围的云海烧起,发出一片金光异彩。快乐的阳光斜照在树上,珍珠般的露水在树枝上闪烁着五彩的光。云依然挂在天上,阳光从云缝里透出,洒到山坡上,照在山林间,那么晃眼。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弥漫着一股青草的甜味。天凉了下来,走了一路,被凉风一吹,顿时觉得舒服极了。

“看,彩虹!” 我不禁拍手对妻大喊。

山谷中一道彩虹横空而出,两人转身驻足,细细观看。欣赏一阵接着再走,美丽的彩虹也陪伴着我们在山中行走。随山路蜿蜒,视线也被遮掩,正当遗憾地叹息,绕过小山峰,柳暗花明,彩虹又出现在眼前。

沿尼洋河徒步——背着背包走西藏1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一辆摩托车突突的开来,车上有俩人。

“要虫草不?” 摩托车停住,一个小伙子问。说的是汉语,穿的是笳克衫,辨别不出是藏族还是汉族,只是脸晒得黑黑的。

“多少钱一根?”

“一根10元 ,看看吗?价钱可以商量。”

“不,不要,谢谢。”我说。

摩托车开走了。

 

我见过虫草,也服用过虫草。

那是前两年有老朋友去青海,回来后送我了一小盒,说它是我国医药库中一味珍贵的中药药材,通常把它与人参、鹿茸列为三大补品,他建议我炖鸭子吃。

朋友给我的那盒里有10枚,它体长3-5厘米,有 20-30个环节,有足8对。

为了吃好,我参考了有关我国传统的“食养疗法” 的药膳资料。资料上说冬虫夏草是由昆虫和真茵联合而生,属鳞翅目蝙蝠蛾科。它阴阳俱备,冬虫属阴,夏草属阳,起阴阳并补作用,具有性温、味甘、补肺益肾,止血化痰,延年益寿之功能,用它炖鸡、鸭,泡酒饮也可,于是我动手如法炮制:买回老鸭一只,去肚杂,将鸭头劈开,用虫草3枚,纳药于中,仍将线扎好,加酱油、料酒如常,蒸料食之。据说其药气能从头中直贯穿全身,无不透浃。每服一鸭,可抵人参一两。后来又用3枚炖了一回鸡,有用几枚泡了一瓶酒,至今那几枚虫草还躺在瓶底,不过又陆续往瓶里添加了足有10多斤散白酒。 

 

“你说,那两个小伙子是汉族人还是藏族人?”我问妻。

“你说呢?”妻反问道。

“藏族人,你看他们晒得多黑,辨别当地人或外地人是从脸的肤色上能看出来,一般说外地人白些,藏族人黑些。”

“那看看你自己,才来西藏几天,不比藏族人白。”妻笑着说。

是的,尽管每天出门妻都督促着我抹些防晒霜,在拉萨时有一天偷懒没抹就被晒黑了不少。这些天总是户外步行,妻还打着伞,我连伞也不打,又晒黑了不少,与藏族人也相差无几了。

“一定是汉族人。”妻肯定地说。

“我看过书上说西藏老百姓一般不采挖虫草,他们认为虫草是山神的肠子,如果挖掉虫草,山神就没法活了,没了山神的保护,就会遭到水灾、雪灾......降灾祸给人。”她引经据典地说。

“你说的是啥时候的事,凡事是会变化的…… 我想也会有藏族人挖的。”我说。

 

到林芝镇已经19:30了,夕阳正落。

在一家四川饭馆吃晚饭,又喝了好几壶茶——渴极了。

“老人家是来旅游吗?明天回八一吗?”饭馆的年轻女老板问。

“去米瑞,有车吗?”

“有,要到下午4点以后了。”

“你们到米瑞耍个啥子吗?一个正在看电视的小伙子插嘴说。

“到米瑞,然后过江去丹娘乡,再去派镇。去看南迦巴瓦峰。”我说。

“米瑞过不了江……”小伙子说。

“米瑞到鲁夏,可以过,不是有渡口吗?”

“那渡口是军渡,部队的铁船,一般不开,车实在多了给开一下,还要收费的,好久都没有开了。现在车都从八一镇走岗嘎过桥,再拐过来到派镇,那边的桥又不收费,八一镇到岗嘎的路好走,都是柏油路。”小伙子接着说道。

“他是我老公,他父亲也是四川人,他就是生在西藏的,对这里熟悉得很。“年轻女老板指着小伙子说。

“那藏族老百姓怎么过雅鲁藏布江呢?”

“他们有牛皮船……”小伙子说.

“那可不能坐,危险得很,万一出了事你从水里都爬不出来。这里江水不像四川的,冷得很,把人冰得不得动弹,羊掉进水去都能冻死。” 年轻女老板快言快语。

“这附近不是还有个达孜寺、邦纳村吗?好看吗?”我问道。邦纳村有株古桑树,树围13米,树龄1600年,被称为“桑树之王”。传说是当年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所栽。

 “那有啥子看的,就那么一棵树,别的啥子也没有。” 小伙子说。

“有车去吗?我不甘心,又问道。

“有趟班车,下午4点从八一来,要不然你们到路口找藏族人的摩托车带你们,晚上得住到那边村里。” 小伙子说。

小伙子对这一带情况比早上招待所女老板知道得多。看来从林芝镇,经米瑞、丹娘到派镇,不像原来预想得那么容易。

“谢谢了,再见。”我付了饭钱,同他们告别。出了门和妻商量着明天怎么走。

 

天已经黑了,路口拐角有个小店,还亮着灯火。

“要点什么?”我和妻刚一进店门,小店老板就问。

“有袋装的牛奶吗?”

“有,蒙牛、伊利,还有西藏的牦牛奶,要哪种?” 一口东北话。

“呀,从东北来的吧?来几年了?”我诧异地问。

“到西藏好几年了,到这里才两年。从佳木斯来的。”

小老板祖籍是山东,从他曾祖父那辈就去闯关东,到他这辈都第四代了。

“就你一个?”我问,一边瞅了瞅他旁边的一个漂亮姑娘。

“还有俺媳妇,这不就是,她家在鹤岗。”他说,一边指了指旁边的女子。

“你们可好,跑得可真远,小两口从中国的东北角跑到西南角了。”我笑着说。

“黑龙江这几年不行,除了石油、银行这些企业还行,与林业有关的企业都不行了,国企该倒闭的倒闭,该破产的破产,该卖的卖了,我这不就跑出来了。她家是鹤岗那边煤矿上的,煤矿资源枯竭,也没煤挖了。企业减员,这些年也不招工,连男孩都不招,更别说女孩了,各家家长都愁。女孩子在家里待业的更老鼻子了,许多女孩子都跑到广州、深圳坐台去了……”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身边的媳妇又接着说。

“有个朋友告诉我说西藏不错,天气不冷不热,生意好做,各方面还免税、减税,我就跑到西藏了。去年我回去俺们俩结的婚,结完婚就把她也带来了。”小伙子挺能讲,他媳妇在一旁哧哧地笑着。

和这小两口唠了一阵,又开始下雨了,于是买了几包牛奶,回招待所。



  评论这张
 
阅读(577)|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