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片羽毛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属牛 67届高中生 68年下乡插队 当过工人 恢复高考后77届大学毕业 后在大型国企工作 现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泽当到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2013-04-04 09:52:21|  分类: 背包走西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早逛了泽当镇。泽当镇和乃东县紧连着,乃东县的街道平坦宽阔,整洁美观,绿树成荫,鲜花怒放,走在这里令人心情舒畅;泽当镇则要杂乱一些,路两边的商店鳞次栉比,更象内地的小城镇。泽当镇外地人不少,经营铝合金门窗、玻璃的大都是湖北人;搞餐饮业的大都是四川人;收废品的大多是从河南来的;还有从四川、青海、甘肃等地来的农民在此租地种蔬菜的。

“租一亩地一年要付1000元,还合适,我到这里种菜都3年了。”在集市上一个从湖北襄樊来的小伙子说。

 本打算去桑耶寺,可已经出门快20天了,我和妻决定先回拉萨,先预订好10天后的火车回程车票再继续我们的旅行,于是临时改变了计划。

从泽当出发已经是10:00了,乘一辆桑塔那,司机是藏族人。泽当到拉萨有各种车,大巴、中巴,轿车。轿车票价比前两种车略贵一些,找同路人拼车也不算贵。和我们一同搭车的一个是四川简阳人,在山南做生意,今天是去贡嘎机场接从成都来的女儿;另一个一直到拉萨都没有说话。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汽车沿雅鲁藏布江西行,经过扎囊、贡嘎县,这一带江面很开阔,两岸的距离很多时候在千米以上,河心分布着许多长着杂草的沙滩。远处的褐黄色山体绵延不绝,农田和村舍点缀在山坳中,公路两边是成片的农田,青稞已经快要收割。天气多云,时不时阳光照在江面,青蓝的水色波光粼粼,令人心胸大畅。过了贡嘎,到曲水大桥,这里是西藏重要的交通枢纽,可以说,西藏境内所有主要公路干线都要通过曲水大桥。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过桥后又穿过长2447米、海拔高度3602米的的嘎拉山隧道。该隧道是目前西藏最长,建设难度最大的一条公路隧道。拉贡公路嘎拉山隧道的贯通,使拉萨至贡嘎机场的公路缩短40多公里。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这一带路况很好,一色的水泥路面,和内地的高速不相上下,路边一排排的杨树在风中摇曳。但弯道也较多,容易出车祸,听司机讲经常有车翻入雅鲁藏布江。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听说前天日喀则那边公路出车祸了?” 我对司机说,意思是想提醒一下司机开车注意。

“是的,一辆大客车掉入雅鲁藏布江,死了好些人,都是外地来旅游的,还有找不着的被江水冲走了,都是汉族人,没有藏族人。”司机说。

“怎么出的事?”

“唉,怎么说呢?是一个汉族司机,来西藏不久,买了一辆大客车挂靠在旅游公司。汉族司机不象我们藏族司机,来了以后光想把买车的钱用最短的时间赚回来,拼命跑,玩命干,有客就接活,休息也不好,再加上路也不熟,能不出事吗?像我,跑够了就行,回家休息,喝酥油茶,还想‘林卡’‘林卡’(“林卡 ”相当于内地的郊游或野炊),钱要慢慢挣,日子要好好过嘛,急什么?” 他说。

也不知说得是否属实,但我想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中午到拉萨西客站,寄存了背包,和妻乘三轮车赶到德吉路火车票预售处。售票员告诉我们25日以前的卧铺票已经售完,要买的话是25日以后的了,还得明天早点来,而且已经到了旅游高峰,团体订票多,不一定准有;但普通硬座提前两天来预购,一般都能买上。我和妻商量不再等着买卧铺票了,既然普通硬座可以买到,不如先去日喀则,然后到江孜,从江孜再到浪卡子、羊卓雍湖,然后返回拉萨订票。如连普通硬座都没有,就干脆返回八一镇走川藏公路一路玩回去。

从拉萨往日喀则有两条线路,从曲水大桥分道,一条是南线:走曲水大桥南面的老路,由318国道经甘巴拉、羊卓雍湖、浪卡子、过海拔5036米的卡若拉山到江孜,再经白朗县到日喀则市,这一路是砂石路面,道路难走;另一条北线是改线后的中尼公路主干道,沿雅鲁藏布江一路西行到日喀则市。相对而言,北线是柏油路面、距离短、路况好、不翻高山。

午餐后返回拉萨西客站取了包,买票赴日喀则。到日喀则的车很多,随到随买票。因为南线修路,到日喀则的车现在都走北线。进站后,一大群人围上来问我们要不要乘车。我和妻径直走到候车室大厅里,一个小伙子是去日喀则的班车司机,长得精悍,晒的黝黑的脸上一双精明的大眼睛,见我俩拎着包赶忙迎上来,帮我们买票上了车。

 

13:00发车。中尼公路是西藏的第一条国际公路,也是西藏唯一的一条国际公路。这条公路从拉萨到尼泊尔王国的加德满都,是我国与尼泊尔友好往来的桥梁。一路上不时地看到有老外骑车去尼泊尔或珠峰大本营,或从那边往拉萨来。许多国外游客也选择从内地进藏,在西藏游完以后从这条公路到尼泊尔去。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中尼公路始建于1955年5月,1956年正式通车。此线把拉萨和后藏经济中心与粮食产区联系起来,便于格尔木、那曲物资直运日喀则。1959年,又建成日喀则至协噶尔(定日)段,1962年通达聂拉木,全线通车。新线自拉萨至樟木口岸共750公里。大大缩短了里程,又避开了旭格拉山雪害,是联结中尼两国并通往珠穆朗玛峰的国际黄金路线。通车40多年来,这条路一直在维护和提高等级,后来又逐段改线,整治公路病害,进行了多次改造,如今中尼公路已是一条平坦而宽畅的国际通道了。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蜿蜒西行,一路烈日炎炎,流光四野。这条路虽然路况很好,但峡谷两岸怪石嶙峋,崎岖险峻;江流湍急,汹涌澎湃,奔腾咆哮。特殊的地质造就了狭窄的河床,极大的水位落差,河床滩礁棋布,江中巨石随处可见。谷底雅鲁藏布江浑浊的江水,特别是过了茶巴拉乡以后,一直在雅鲁藏布江峡谷里穿行,路旁悬崖峭壁,岸边一条以前的骡马驿道隐约可见。从前日喀则地区货物运输全靠人背畜驮来完成,以前流传着:“猿猴攀爬愁攀岩,溜索皮筏独木桥”的老话,从中可窥人们往来的艰难。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一辆蓝色的大客车翻在江边,车头还浸在水里,顶盖全没了,车棚可能是抢救时被拆掉了,露出歪七扭八的座椅,破烂得惨不忍睹。这就是央视报道的 “7.13” 车祸的那辆车,不知现在伤亡情况有无增加。路边有车停下来观看,我们没停只是减速行驶了过去。听人说这辆客车在此超车,正与被超的大客车齐头并进时,才发现前面有一辆小车迎头开来,司机一时慌张,打错了方向盘,导致整辆客车直往路边的江里栽去。据说车上的人全部遇难,真的很惨!

   泽当到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过了雍德村后进入尼木县。尼木县隶属拉萨市,县政府驻地在江北的塔荣镇,全县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这里山峦起伏,沟谷纵横,地形西高东低,最高峰为穷母岗峰,海拔7048米,在尼木县北部。沿途看起来山高沟深,山体裸露寸草不生,如果没有沟下的一点绿色,还以为是到了月球或火星。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尼木” 在藏语里意为 “麦穗”。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做藏香的村子吧?” 路过吞巴乡时,我用胳膊肘碰了碰妻说。  

 

继续顺峡谷而行,又经过卡如乡,跨过妥峡大桥,路下江水汹涌,路上悬崖、巨石嶙峋,地势险恶。出峡谷经年木乡到达竹村,街上有几个餐馆,有人停车在这里吃饭。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我们的车只停下休息了一阵,司机说还有一个小时就到日喀则了。司机是一米八多的肩宽背阔的藏族小伙子,长得挺帅。

“给你照张相。”我对他说。他摆好了姿势。

“脸就是黑了点。”他看了看相机屏幕上的自己说。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西藏的物资、客运全要靠公路,因此公路堪称西藏的生命线,西藏从50年代初开始修路,路的故事不在断伸延。藏族人亲昵地把公路称为“五彩的路”。记得我少年时代读过一本书就叫《五彩路》。故事是在解放军修筑康藏公路的广阔背景下展开的:三个藏族少年决定寻找给藏族人民带来幸福的五彩路,踏上了艰难的路程。尽管困难接踵而至,甚至有的孩子还得了雪盲症,但他们寻找五彩路的决心却愈益坚定。终于在 “金珠玛米” 的援救帮助下,看到了放光的五彩路,认识了新的生活。

那是一本最早让我接触到有关西藏的故事书——儿童文学。那些曾经深深打动过我们这一代孩子的儿童文学作品,使人终生难忘,终生受益。


出了达竹卡村江面渐趋广阔,河水不深但很宽,占据了河谷两山之间的整个谷底,河水就在这样的宽敞的谷底漫过,河中显露出成片的沙滩。路边多农田和村庄,这里看来出产西瓜,路边上有藏族摊贩在卖西瓜,拖拉机拉着一车车的西瓜。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路上停了一长串车,我们的车速也渐渐慢了下来,最后终于停下了。堵车了,公路上的大车排了足足有一二公里,几辆公务车和内地来旅游的自驾车在车的缝隙中穿来穿去,想挤到前面去。常走这条路线的大货司机好像已经习惯了堵车,他们很有秩序的在右侧排队等候。车流没有一点动的意思,我下了车向前走去。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公路一侧紧挨着山坡,另一侧下去仅几十米就是雅鲁藏布江。路边的山并不高,山坡上不是那种坚硬的岩石,而是松软的砂土和碎石,前不久一阵大雨后泥石流顺泄洪沟流下堆积在道路上,近一米深的碎石、泥浆漫的到处都是,幸亏路面没有被爆发的洪水冲断。天放晴了,泥石流不会有扩大的趋势了。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乘客们纷纷下车观望,三五成群的吸烟、聊天打发时间,也有人不耐烦了,拎着大包小包地步行过这一段路,到另一边寻找去日喀则的车。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我回到车边,妻坐在车上看书。

“还早呢,安心等着吧,没有挖掘机清理是不行的。给!吃块奶渣。” 我在车下嚼着奶渣对她说。这还是我在拉萨色拉寺买的,嚼了好几天了。自助游有一条要记住,就是 “虽有计划,但计划有时赶不上变化,还是随遇而安为好”,特别是在西藏,乘车要有耐性,要学会把困境当成乐趣。

又走到江边,坐在岸边石头上,有充裕时间欣赏这莽莽苍苍、浩浩荡荡的雅鲁藏布江上大自然的壮美。苍鹰在高峡上盘旋,江涛追逐着山峦激荡,山影云影,日光水光,经幡飘扬·····;河面上,偶尔还能看见野鸭嬉戏,三五成群,或徜徉于水面,或梳理着羽毛,或在河心沙滩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几个喇嘛身披猩红的袈裟站在江边,倒是别有情趣。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远处有隆隆的响声,听声音不是寻常的车辆,我又回到了路边。

“请让一让,让一让。” 两个中年人走来,脸晒的黝黑,东北口音。前面停的几辆小车没有让开的意思。

“一会装载机要开过来,别碰坏了你的车。” 他说。

已经能听着装载机轰鸣的声音了,堵在路上的小车让开了。一台装载机开到现场,人群沸腾起来,欢呼着。到底是机械化作业,半个多小时后路就开通了。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车又开了,其实到日喀则已经不远了。

泽当-拉萨-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8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你们是来旅游的吧?”一位带眼镜的同车乘客问我。

“是的,到日喀则。”

“我看就像是来旅游的。我看你们俩在看地图。”他说。

小伙子在日喀则一所中学教书,从河南信阳师范毕业自愿到西藏工作的,来日喀则已经有七、八年了,夫妻俩都在日喀则工作。这次是他把孩子送回老家刚回来。

  对于许多在西藏工作的父母们来说,出于感情,谁都希望将孩子留在身边,但考虑到特殊的自然和教育环境,父母们又都希望将孩子送到内地就读。因此,在西藏工作的人们为了照顾孩子,夫妻两地分居,或者孩子与父母分离的家庭,有成千上万。 

到了江当乡,一座突兀陡立的山峰映入眼帘,山顶可见有白塔和飘扬着的经幡,那位戴眼镜的教师告诉我说山上是一座天葬台。路北就是地图上标的和平机场。

过了边堆乡,又下起了小雨,赶到日喀则时已经是黄昏了。

下车后那位教师和司机告诉我们去教育宾馆或劳动宾馆住宿条件都不错,也比较实惠。我和妻按照他们的指点,打出租车直赴教育宾馆。

  评论这张
 
阅读(2926)|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