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片羽毛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属牛 67届高中生 68年下乡插队 当过工人 恢复高考后77届大学毕业 后在大型国企工作 现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2013-04-11 23:05:48|  分类: 背包走西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里下了点小雨,早上空气格外清新。今天去扎什伦布寺,一早出门,在附近四川人开的小饭馆吃了早饭,便朝扎什伦布寺方向走去。日喀则地方不大,没有公共汽车,主要是出租车和三轮车。

“坐车不?”一个蹬三轮车的藏族小伙子用不太熟练的汉话问我们。

“坐!到扎什伦布寺多少钱?”

“三元。”藏族小伙子回答。价钱显然比拉萨便宜。

我和妻上了三轮车。去扎什伦布寺一路都是慢上坡,路程也不算近,小伙子气喘吁吁,到寺门口已经汗流满面了。我给了他五元,没让他找钱。


扎什伦布寺旁边是一条步行街,街上的商店看来是卖各种廉价纪念品的。时间还早,游客不多,没有几家店铺开门。扎什伦布寺位于日喀则城西的尼色日山南侧,整座寺院依山而建,气势不凡。寺庙白色的围墙,黑色的大门,门口上方挂着白色的帐幔,门口两排郁郁葱葱但并不高大的柏树。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从门口可以看见院内金碧辉煌的大经堂、佛殿、诵经堂和高耸的白色展佛台,寺院的整个建筑群布局紧凑,殿堂参差错落有秩,宛若山城。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我和妻正欲买票进寺,十几辆旅游大巴鸣着喇叭开到寺门口停下。游客们陆续从车上下来,吵吵嚷嚷,兴高采烈;导游大声呼喊着,招呼着游客;小贩迎上来揽客,混杂着一阵阵吆喝声,这一切打破了寺庙凝重肃穆的气氛。 

“还跟着他们进去吗?乱乱哄哄的......那大殿不在这儿就看着了吗?”妻说。

“要不咱们转山?到山上俯视扎什伦布寺,还可以到山那边的小布达拉宫去瞧瞧。”

“还省了门票钱。”妻打趣地说。

 

我俩从寺门口转身走回,朝正对着寺门不远的广场走去。广场不大,但整洁有序,十几个藏族老人、妇女在虔诚地磕着长头。广场上塑有几尊藏族风情人物和一尊骑自行车的外国游客铜像。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从广场步行向西,走不远便到了一条小巷口,有藏族人手摇经筒走进巷内,我和妻也随他们走进巷里,这正是转山路。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我们走着瞧着,这里地方民族特色显然比拉萨更浓厚,身穿地道藏族服饰的人要比拉萨多得多。

转山的多数男人身着深色藏袍,坦露出一只胳膊,戴一顶深色礼帽;妇女也身着藏裙,系五彩宽条纹 “邦典”  就是我们汉语称为“围裙”的东西,穿一件外套或一件深色布料缝制成的坎肩,藏语称为 “当扎”。 据说 “邦典” 是已婚妇女才配戴的,用五彩的布条缝制而成,极像天边的彩虹。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转经的人多为中老年,他们慢悠悠地走着,一手转着经轮,一手捻着佛珠,口中念念有词。我问起他们是否天天来时,他们笑着回答说是天天都来这里。来西藏后我发现,转经除了有宗教本身的意义外,它也是藏族人的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理想的运动方式。转经的人大都神情专一,心性平和,步伐矫健,而且还持之以恒。转经,作为一种佛教的日常修炼,表现出很强的个性意识。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穿过小巷,一座高大的白塔展现在眼前,在晨曦中白得格外耀眼;一根经杆,白色的布幡,黄色的飘带,下面挂的毛茸茸的什么东西,让人感到神秘;远处半山上的白色展佛台、山下古朴的藏红色砖墙的经堂、佛殿一目了然。这里的观景视线要比进到寺内开阔得多,也僻静悠闲得多,这条路真是走对了。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山坡下搭有几顶简陋的帐篷,帐篷上的经幡随风飘动。简单的炉灶、卧具,帐篷外卧着一条黑狗,这是远方来此地朝拜、修行的僧人、香客暂时居住的地方。据说有的在这里一住就是好长时间。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上山小路旁边是长长一排转经筒,直通到山上。我和妻一边上山,一边用手转动着经筒。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一个姑娘从后面赶了上来,身穿粉红运动衫、白衬衣、黄背心,红红的脸颊,脖子上戴着一串珠子项链,一副珍珠耳坠在摇晃着。她喘着气站在我们前面,看我手中拿的照相机。

“给我照一张,行吗?”

我拍了两张。在西藏很少有姑娘们能主动要求照相的。她高兴地走了,我还没来得及问问她怎样给她寄这两张照片。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我和妻沿着上山的小路走走歇歇,我在前面开路,妻跟在后边,路上有不少碎石,得小心一点。

妻转着经筒,渐渐落到了后面。

我有点担心她的状况,向她喊道:“怎么样?没问题吧?”

妻抬头看了一眼,口中似乎念叨着什么,对我说:“没事,不过我发现个好办法,走路一点也不累。”

“你看,唵、嘛、呢、叭、咪、吽!” 她象上山转经的藏族人一样有韵律地念着,一边随着韵律不紧不慢地走着,我等着她上来。 

“要这样深呼吸一口,随着六字箴言的吐出慢慢呼出,步伐要与六字真言合拍,这样走一点都不累,可以避免高原反应。不信,你试试。怨不得藏族人没有高原反应,多亏了念六字箴言,佛的保佑。”妻说。

我试了试,果然如此。其实爬山时步伐不宜大,呼吸要调匀,速度要适中,这样胸腔能竭力从这稀薄的空气中攫取到更多的氧气。

“是佛的保佑。”我赞许地说,也象她一样走了起来。我们不知不觉爬上了山。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我和妻坐在山坡上,山下的扎什伦布寺尽收眼底,早晨山下的景色是最迷人的,是一种恬淡宁静的美。远处山脚还有淡淡的蓝色的薄雾。看远山、田野和城市,是一幅诗意的景象。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鸟瞰整个扎什伦布寺,寺院内建筑金顶红墙,殿宇毗连,群楼叠叠,看起来雄伟、浑厚、壮观。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再往前走经过扎什伦布寺后墙山坡,晨雾已经散去,天特别晴也格外蓝,阳光照在山坳中扎什伦布寺大殿金色的屋顶上金灿灿的;蓝天白云下彩色的经幡、一堆一堆神秘的牛头骨令人迷幻;寺院内三三两两的香客、几个身穿红色袈裟的喇嘛结伴走向经殿;浑厚的诵经声在天空中飘荡。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我们顺一条路走去。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站住!等等!”一个喇嘛从一个玛尼堆后面出来用英语说。让人诧异的是这地方有藏族人会说英语。

“哈喽,你好!怎么回事?”我也回答说。

“钱”,他大拇指和食指搓了搓说。

他把我们当作逃票的游客了,我问了上山的路和妻退了回来。 

 

从高耸的白色展佛台后的一条小路走过,紧贴着小路的山岩石窟里供放着彩色佛像,山岩石板上描绘着藏文字母写的什么。我看不懂,但随口念出唵、嘛、呢、叭、咪、吽来。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应该是这样,唵(an)、嘛(ma)、呢(ni)、叭(ba)咪(mei)吽(hong)。”我身后上来的三个藏族小姑娘更正我说。其中两个有十二、三岁,一个才八、九岁。

我笑了起来,跟着她们一道念。

妻告诉我说六字箴言是藏传佛教中最简练的一句祈福语,“唵” 表示 “佛部心”,念此字时要身、口、意与佛成为一体,才能获得成就,“嘛、呢” 二字,梵文意为 “如意宝”,表示 “宝部心”,又叫嘛呢宝。据说此宝隐藏在海龙王的脑袋里,有了此宝,各种宝贝都会来聚会,故又叫 “聚宝” 。“叭、吽” 二字,梵文意是 “莲花” ,表示 “莲花部心”,比喻佛法像莲花一样纯洁。“咪” 表示 “金刚部心”,是祈愿成就的意思,即必须依靠佛的力量才成达到 “正觉” 成就一切、普度众生、最后成佛的境界。六字箴言的意思就是 “啊!愿我功德圆满,与佛融合!” 藏传佛教将这六字视为一切根源,循环往复念诵,即能消灾积德、功德圆满。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给我一支铅笔!” 年龄最小的那个小姑娘伸出手对妻说。她们的普通话说得都很好。

“旅游书上介绍这里的小孩喜欢朝游客要些铅笔呀什么的小纪念品。” 我对妻说。

我们有准备铅笔一类的纪念品,妻还从背包里摸索出几块巧克力和水果糖递给她们。小姑娘们把糖接了过去,含在口中,哧哧地笑着。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告别了这几个小姑娘,继续向上走不远,就到了小路所及的最高点,一路上设置的经筒到这里也为止了。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从这里顺小路就可以下山,如果再往前顺山势往东走便通到桑珠孜宗堡,即人们所称的“小布达拉宫”。它是后藏日喀则地区最早的建筑之一,今年刚刚修缮完工。 远眺山坡上,一座雪白的城堡式的建筑,中部呈暗红色,外观酷似布达拉宫,只是规模小些。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我们站在路口往山下瞧去,日喀则尽显眼前:宽阔的街道,新建的楼房,与西北内地的小县城没什么区别。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远处一片平顶的土坯藏式民房,四周是一丛丛绿色的白杨树。民房间耸立着一座绿色的建筑,高高的大园顶、拱形门窗、攒尖塔挑,顶端饰有弯月,那是一座清真寺,从建筑形式上看应该是上世纪80年代后建的,因为老清真寺通常是大屋顶,典型的中阿合壁式的建筑风格,而80年代后建的清真寺一般都具有现代阿拉伯式风格。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这些天在西藏旅行,无论到哪里都能见到回族人,藏族人称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民为 “卡奇”。从甘肃、青海到西藏无论在什么艰苦的条件下他们都能生存,到哪里他们都坚守着自己民族的文化,他们的确有一种顽强执着的精神,现在在西藏,除了藏族人以外,回族就是人数最多的少数民族了。日喀则作为西藏第二大城市,又处于从克什米尔、印度、尼泊尔至拉萨的交通要道上,可以肯定穆斯林商人在这里活动的年代也是很早的。  

“回民是什么时候开始来西藏的?信奉两种不同宗教的民族,怎样在一起相处融合?” 站在山上,我望着清真寺想。


我们顺山脊走向城堡。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山坡下是一片藏族民居。小路上没有其他人,转山的藏族人都从前面下山绕扎什伦布寺走了。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我和妻顺小路下到这片藏族民居,巷子很深,曲里拐弯,旁边的房屋是典型的藏式建筑,房顶上挂着经幡;院子里的凹面镜闪闪,太阳能灶正烧着一壶水(这里日照强,使用太阳能灶的人家很多);几头奶牛悠闲地晃着尾巴,晒着太阳;小巷里几个孩子正在嬉戏;背水的老妇人站在街头,同对面的邻居相互问候、聊天;晨光静静地照上屋檐和路边的白塔尖,佛塔和民房的屋顶都呈现出温暖的光泽,一幅祥和的景象。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到了山下,妻不想再爬上那么高的山了,于是在山下等我。 桑珠孜宗堡今年修缮后刚刚竣工,尚未对游客开放。山上只有我独自一人顺着阶梯上山,桑珠孜宗堡雄伟地矗立在山巅,拔地入云,背依青山,在蓝天映衬下,端庄凝重,气势恢宏。

 桑珠孜宗堡奠基于1360年,落成于1363年,高120多米。根据修建年代计算,桑珠孜宗堡的修建要比布达拉宫还要早330年,布达拉宫扩建时,在形制和风格上都受到桑珠孜宗堡的影响。桑珠孜宗堡是日喀则地区最早的建筑之一。这座宫殿里曾住过几代达官显贵。历经600余年,桑珠孜宗堡已残破不堪,特别是在十年文革中宫殿被毁,宫殿内的文物也所剩无几,只剩下宫基和一些残垣断壁。2004年,在有关专家论证鉴定的基础上由上海市投巨资援助开始重建,今年刚完工,重建后的桑珠孜宗堡将成为后藏的又一重要人文景观。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上到城堡顶,大门紧锁着,倚靠围墙看山下的日喀则市,晨雾早已散去,空气清新而透明,日喀则海拔3850米,人们说这里是最接近阳光的地方,也是最接近神明的地方,人们的心灵因而宁静。 

日喀则市是一座具有600多年历史的古城,属于后藏。以前藏区地名有好几种叫法,有叫内藏外藏的,那是以金沙江为界,金沙江以西叫内藏,以东叫外藏;也有叫前藏后藏的,拉萨、山南地区称为 “前藏”,日喀则地区称为 “后藏”,整个藏北高原称为 “阿里”。前藏和后藏之间的通道就是我们昨天从拉萨来的路上,雅鲁藏布江中游的尼木峡谷。历史上前藏是达赖喇嘛的地盘,后藏是班禅喇嘛的地盘,现在可都是西藏自治区的地盘。

如今日喀则已经成为后藏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时,日喀则市人口只有1万人左右,50年来已发展到4万多人,城镇面积扩大了几倍。随着城市的发展,已经拥有众多的企业,近些年又发展了商业、旅游业,在内地省市的支援下兴建了一系列设施,如今它已经成为西藏的第二大城市,后藏的旅游中心。

日喀则——背着背包走西藏19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从山上下来已经是11:00了,经过一个熙熙攘攘的集贸市场,这是当地人的主要购物场所,各家的货品都比较单一,有烟酒饮料,各种颜色的毛线,五金器具,藏民族的日用品.....商店都不太大,但是连成一片,也就五花八门热热闹闹的了。

我和妻乘三轮车回教育宾馆,此时是11:30。

我问妻:“ 这里有逛的吗?城市就这么大,没什么可看了,现在正好退房,午饭后到江孜怎么样?” 妻同意了。

 

  评论这张
 
阅读(583)| 评论(8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