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片羽毛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属牛 67届高中生 68年下乡插队 当过工人 恢复高考后77届大学毕业 后在大型国企工作 现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江孜——背着背包走西藏21  

2013-05-15 11:06:33|  分类: 背包走西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面滚烫的阳光撒向小城的每一个角落,到处都是明晃晃、亮堂堂的,叫人睁不开眼睛。入住以后小睡一会儿,避开中午的炎热,到下午16:00才起来出去溜达。这时蓝天已被云彩遮住,只要不下雨,正好出门。宾馆离宗山堡不远,我和妻步行朝宗山堡走去,顺便逛逛江孜小城。街上人不多,街两边都是商店、饭馆、也有几家旅店,门面都比较新。

江孜古城地处西藏南部、日喀则地区东部、年楚河上游,江孜藏语意为“胜利顶峰”。 因年楚河流经这里,历史上人们称江孜地区为 “年”。 由于地处萨迦、日喀则、亚东关口通往拉萨的必经之路,土地富庶,物产丰富,交通便利。从江孜向东可去拉萨、山南;向北可到日喀则;向西可经岗巴、定结直到定日;向南可经风光秀丽、横穿喜马拉雅山的亚东沟、直达边境口岸亚东。从日喀则有去亚东的长途车路过这里,去亚东需要办理边防证,可以在拉萨或日喀则办,但最好办边防证是在身份证所在地办,那样不仅手续简单,费用也很低廉。这次到西藏前也没想过办边防证,看来这次也只能放弃去这些地方了。

走到宗山脚下,山挺高,江孜宗山堡这里海拔高4040m,比拉萨高出近400m。东面大门一道石阶沿山势通向山上,可以从这里步行上山。我和妻决定省点体力,不上去了,只在山下绕宗山看看。

江孜——背着背包走西藏2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从山下看往上去,宗山堡是一座外观酷似布达拉宫的宫殿遗址,只是规模小些。据说以前居住在后藏江孜的土司听说布达拉宫无比辉煌,便想仿造一个,于是派工匠去拉萨学习,当时工匠将布达拉宫的图样刻在萝卜上,回去后仿模型盖了一座宫殿,但怎么看都不如布达拉宫,原来是从拉萨回到日喀则时,那个萝卜模型已经干得缩小变形了。
  宗山还是一座具有历史意义的城堡。仰望山上,宗山堡耸立在江孜古城中央悬崖峭壁上,宗山堡上仍保留着当年抗英的炮台。宗山炮台为当年西藏军民抗击英国侵略军遗址。1904年,英帝国主义侵略军600人占领岗巴宗,同时从亚东向北入侵江孜,在宗山受到江孜藏族军民的拼死抵抗。江孜人民在宗山上筑起炮台,用土炮、土枪、刀剑、“乌朵”(是一种牛毛制的抛石鞭子)、梭标和弓箭与入侵之敌展开了英勇的血战,战斗持续了8个月之久。1904年5月上旬的一个晚上,千余军民偷袭英军将其全歼。6月,英军派来了援军,用大炮狂轰宗山炮台,堡垒中的火药库为英军炮火击中爆炸。江孜军民在最后关头,仍用石头拼死抵抗,坚持了3天3夜。最后所有勇士宁死不屈跳崖殉国,写下了光辉英勇的篇章。从此,江孜也被称作一座英雄城。 
江孜——背着背包走西藏2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山下的广场上耸立着 “江孜宗山英雄纪念碑”, 纪念碑上刻有藏、汉两种碑文,圆形广场后的是一片树林,树林后的宗山裸露岩石光秃秃的,倒使这一片树林显得格外得绿。宗山广场始建于1996年,由上海徐汇区人民政府和徐汇区的一些单位援助建设的,后来到2004年又由西藏自治区政府扩大投资进行改造,把宗山广场建成了开放性的纪念广场,以纪念和缅怀英烈。

江孜——背着背包走西藏2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顺街朝西走便能到白居寺,去白居寺路上是新铺的水泥路面。路上马拉的胶轮大车很多,比机动车辆还多,在内地早就见不到这种胶轮大车了,看到马拉的胶轮大车,仿佛时光倒流到了上世纪的5、60年代。几个藏族姑娘坐在大车上,但每当我举起照相机,她们都害羞地把脸转开。

江孜——背着背包走西藏2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这条街上卖小商品、纪念品的挺多,江孜很早以来即成为佛教徒、商贾、游人汇集之处,也有些名特产品,主要有坐垫、地毯、挂毯和女士金丝帽等。

江孜——背着背包走西藏2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江孜街上野狗挺多,每条路上都有不少狗,几乎就是一座狗的乐园。我和妻顺路走下去,每个角落,都能见到三三两两,一群群的狗,有黑色、黄色、白色,还有花狗,有大有小,有的躺在路中间蜷缩一团,有的似醒非醒,看起来那么淡泊、从容,个个懒洋洋的,不像能攻击人的样子,倒不可怕,一路上没有看见有藏獒。

江孜——背着背包走西藏2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白居寺门口也有几只野狗在游逛,停车场停着几辆越野吉普车,两个喇嘛懒散地坐在门前的台阶上,颇有闲情地嗑着瓜子。没有见到来这里旅游的内地游客,只有三三两两的国外背包客几辆四轮驱动越野吉普车开过来停在路边,从车上下来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游客,小贩们围了上去,兜销着纪念品。

江孜——背着背包走西藏2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寺里有独具特色的佛塔、罗汉堂和沿山而建的赭红色围墙。白居寺保护得没有拉萨和日喀则的寺院那么好,有点破旧。

江孜——背着背包走西藏2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看介绍该寺建于1414年,藏语意为“吉祥轮大乐寺”,寺内有闻名西藏的泥塑罗汉堂,寺内吉祥多门塔共9层,塔座方形,分五层,每层四面八角,六层以上为塔瓶,呈圆形,内设四间佛殿,顶上是塔尖。塔座底层,每层均有佛堂,供有佛像并绘满了壁画,据说加起来佛像有十万尊之多,故又号称十万尊佛塔。看上去白居寺的建筑还是挺有风格,它是一座塔寺结合的典型藏传佛教寺院建筑,寺中有塔、塔中有寺,其建筑充分代表了十三世纪末至十五世纪中叶后藏地区寺院建筑的典型样式。塔白墙上描绘的一双眼睛,眼纹细长,特别吸引人,妻说好多藏族人都是这种眼纹。

江孜——背着背包走西藏2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时间也不算早了,大殿也快关门了。抬头望了望山,心想还是到藏族村寨去看看吧。

江孜——背着背包走西藏2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沿寺院围墙往西走是一村子,路边是新近几年盖的藏族民居,都是二层小楼,墙刷成白色,依然是黑门黑窗,房顶上插着经幡。家家户户院墙外栓着几头奶牛,奶牛摇着尾巴,看着过路的行人,它们也许是对我们好奇,毕竟除了藏族人外这里还没有其他人来过。

江孜——背着背包走西藏2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颇引人注目的是居民各家院子墙上贴着晾晒的牛粪饼。牛粪饼是较普遍的乡村燃料,其状若硕大的烧饼,贴在院墙上晒干后堆在院墙上或门前。藏语中称牛粪为 “久瓦”,称牛粪饼为 “呆布”。 在西藏用牛粪作燃料烧茶、做饭已有千年的历史,生活在雪域高原的广大农牧民至今视其为最佳的燃料。在西藏农牧区普遍能见到用牛粪加工的牛粪砖垒搭庭院围墙、牛羊圈的。一排排整齐而大小一致的牛粪饼打在自家房院的墙壁上晒干,这不仅给房屋起着保护作用,冬季还可防寒。有的用牛粪作为房顶装饰。特别在后藏白朗、江孜等地屋檐装饰更考究,在 “牛粪砖”上再加一层刻意加工的 “搭嘎玛”(又圆又簿的大牛粪饼)。我仔细看了一下,贴在墙上的牛粪饼是一行略压着一行,晒干后你想用只能从一边按顺序揭下,想从中间拿下还都不行。

江孜——背着背包走西藏2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藏族人把经济、实惠的牛粪再生利用,不仅解决了燃料问题,给生活带来方便,更主要的是祖祖辈辈节省了不知多少棵树木,有意无意地保护了藏区的生态环境。

江孜——背着背包走西藏2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路上遇到藏族小朋友放学了,一个个背着书包,瞪着大眼睛好奇地瞧着我们。这里的小孩胆子挺大,打招呼开口都是“哈罗”,举起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做一个 “V” 形手势,你只要盯着她,她就会对你笑,从来不回避你的眼光。“铅笔”,她们伸手向我们要铅笔。妻掏出一把糖块,散给了这帮小学生。小孩拿到糖果显得很高兴,剥开糖纸塞进嘴里,看着她们天真无邪的样子,妻也高兴得笑了起来。

江孜——背着背包走西藏2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这些孩子们都能说汉语,在西藏小学一般3年级后开始学习汉语,也许是因为闭塞的原因,大多说得并不熟练,不过他们热情很高,路上争着和我们打招呼,

妻退休前是教师,自然对学校、孩子感兴趣。在西藏旅游已经有快20天了,发现西藏的基础教育办得还是比较好的,一般在乡镇有完全小学,孩子们住校,学费免除,同时每人每月还有一定的生活补贴。初等教育完成后国家有专门的内地班,即通过入学考试,如果考上内地中学,则孩子全部交给国家,生活、学习等都不需要家人操心,这些内地班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大部分都到西藏工作,这是西藏未来的希望。当然也存在一定问题,其中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师资的匮乏,在偏远的地区都是多层次混合班级,即一个老师可能会教1-5年级的所有课程,孩子们也都在一起上课。

转到山后,从这个角度看宗山堡。

 江孜——背着背包走西藏21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回到建藏宾馆已经是傍晚了,宾馆院子里停了好几辆越野吉普车,都是些刚来的外国游客。我和妻歇息了一下,去马路对面吃晚饭。像西藏其他地方一样,街上几乎都是四川餐馆,我们选了一家,店面还算可以,也还干净,老板娘在前堂招揽生意,两个帮工正在摘菜,老板在后堂下。我和妻进去坐下,还没有食客。老板娘热情地上来招呼我们,介绍鸡、鸭、鱼的,但听到妻只点了两样蔬菜后,脸上露出满脸的不高兴来。这是我头一次遇到的店家,以前所到的四川餐馆,不管点菜点多点少,丰俭由客,主人都高高兴兴的,和气生财嘛。后来听摘菜的两个帮工说今年来江孜旅游的游客少,不象去年青藏铁路刚通车后来的游客多,生意不佳。


天黑后江孜街上就没什么转的了,回到宾馆我看电视,妻在看书。

“你看!这里写的江孜。” 妻指着一段让我看。

有记载:1903年,著名的英国冒险家荣赫鹏率领一万多名英印士兵再次从锡金入侵西藏。英国绅士们哄骗藏军说要谈判,并从上满了子弹的枪膛里退出了一颗子弹。藏军小伙子不知道英军枪支的构造,看到对方退了子弹就老老实实地掐灭了自己的火枪引线。英军马上全线进攻,数分钟内即射杀藏军五百余人,顺利闯入曲米香果山口,随后血洗江孜,攻占拉萨,十三世达赖喇嘛不得不逃往蒙古避难,希望获得沙俄的支持,但未果,还是由清政府派唐绍仪与英人谈判善后事宜,签订《拉萨条约》,允许英国在亚东、江孜驻军。

也谈到了印度在西藏的特权问题,也许现在很多人也已经不知道了。印度直到50年代初,一直在西藏拥有特权,甚至有驻军,这是继承自英国两次侵藏战争的 “成果”。印度驻军主要地点在江孜和亚东。

 


  评论这张
 
阅读(741)|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