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片羽毛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属牛 67届高中生 68年下乡插队 当过工人 恢复高考后77届大学毕业 后在大型国企工作 现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青藏路上(2)——背着背包走西藏2  

2012-11-30 17:46:24|  分类: 背包走西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不到5点我们就摸黑到了停车场。车慢慢开出停车场,沿着格尔木河向青藏高原腹地进发。一路上启明星伴随着我们,黑暗中远山的轮廓和格尔木河泛出的微弱的光时不时映入眼帘。回头望着渐渐逝去的格尔木市,星星点点的灯光依稀可见。

       出市区一个小时左右,天还没有亮。前面公路上设有一关卡,听司机说这是对入藏的车辆与人员检查得最严的一道关卡。开到那里,登记注册,没耽搁多少时间就顺利通过了。

天渐渐亮了,阴沉沉的。过昆仑桥,快到纳赤台时,我们超过了一队比我们早从格尔木出发的加长大货车的车队。这队车是兰州一家运输公司的大货柜车,拉的都是从兰州发往西藏的货。

“当司机跑这路长途,挣这钱也真不容易”。司机小李仿佛对自己说,他原来也是跑长途的司机,不过一般只跑到格尔木,或是河西走廊。

“铁路通车一年了,公路运输量应该减轻了吧?”我问道。

“减轻了,特别是客运,人到西藏大多乘火车,但货运还在维持。铁路运货到西藏是双向收费,意味着汽车货运还有利润空间,铁路到拉萨后还需要汽车将货物运到西藏其它地方去,所以汽车运输还能维持”。小牟说。

实际上,自从青藏铁路全线通车后,青藏公路无论是在客运、还是货运上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公路运输切实感到了压力,有不少搞运输的经营者现在考虑最多的是何时从格尔木退出这一行业。    

格尔木原本有27万人口,有近2000辆出租车。自从铁路通车,从北京、上海、广州、成都、重庆、西安、兰州、西宁都有直发到拉萨的客运火车,旅游者大都不在格尔木停留,直接进藏了,原本依靠外地游客包车进藏的运营车辆也面临着停业的威胁。

格尔木公路经营链条中还包括汽车零件经销商和汽车修配厂。当车辆急剧减少后,他们也直接受到影响,现在已经有修配厂倒闭了;随着汽车运输市场的萎缩,许多外来的司机和工人势必要去他处寻找生机。这些人及其家属的离去,将直接影响到格尔木的人口数量,这对总人口不过27万的格尔木来说打击相当沉重;受到打击的还有餐饮业、部分商业零售。前几年格尔木的饭馆生意特别好,很多来吃饭的都是修建铁路的人。从铁路修建好后,生意就随着修路人的离去开始走下坡路,很多餐馆都停业倒闭了。昨天傍晚吃饭时小牟的朋友还说:“我这两年投资的一家饭店,还没有盖好,就干不下去了,钱看来是打了水漂了。”生意萧条甚至影响到市场里面一部分卖菜者。

 

一路上有几条河汇入格尔木河。路边的格尔木河道犹如一道天堑,将眼前这片高地割成两块,河谷斑驳,地表层层叠叠,显露出岁月的痕迹,周围看不到人烟,只有大群的乌鸦,一只褐色的野狐狸从公路上悠悠地横穿过去。里程碑标明这里是2887公里。唯一文明的标志就是一道高压电线和与公路并行的青藏铁路。

车到三岔河时是6:55。过了三岔河,沿路就是干枯的河谷,谷地呈台阶地形。有近百辆军车停在路边下面的平坦谷地,是昨晚在这里宿营的。起床号刚刚响过,战士们起床,收拾着行囊;谷地炊烟缕缕,炊事员们正在忙碌。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哈!瞧,一连士兵集体在一起尿尿也颇为壮观”。小牟瞧着车窗外笑着说。

乘长途车进藏或到新疆,一路上很少有厕所,戈壁荒原,一眼望去,无遮无掩,乘客上厕所是一问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若内急的话,男士下车后在车前路边一侧,女士在车后路边另一侧,各行方便。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天、地连成了一片,灰朦朦的,还下起了雨雪,地面上覆盖了薄薄一层雪,更分不清哪儿是天,哪儿是地。铁路大桥象一条龙卧在山间。霞光愈来愈灿烂,不一会太阳从东方升起了,昆仑山一片银装,阳光照在上面,真是好一个“日照银山”。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在黄褚色的土地上,屹立着巍峨的昆仑山脉,这里海拔4767米,车外气温很低,在寒露中站着拍照时,牙齿还微微打颤,感觉不到阳光沐浴的温暖。这里是著名的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几只成年藏羚羊和两只小藏羚羊的雕象矗立在山口。雕象北边有一象征日月的纪念碑,上面挂满了五彩的经幡;雕象南边就是杰桑.索南达杰烈士的纪念碑,石碑记载着这位环保烈士的生平,碑前供献了许多洁白的哈达。

青藏路上(2)——背着背包走西藏2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青藏路上(2)——背着背包走西藏2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翻过昆仑山口,这一段路铁路、公路有时交叉,有时并行,一趟客车从拉萨方向迎面驶来,这是我见到的第一趟青藏铁路上的火车,时间是8:14。我们开始进入羌塘大草原,外面是茫茫雪原,远山覆盖着积雪,云雾缠绕在山间。路面上有雪,车开得慢了下来。

“看,藏羚羊。”妻指着远方雪地里的几个黑点说。

“是藏羚羊,开始进入羌塘大草原,可以看到野牦牛、野驴、藏羚羊等珍贵的动物了。坐汽车比坐火车容易看到藏羚羊。”小牟回头说。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铁路在延伸,青藏铁路沿线设置了很多藏羚羊过路通道。楚玛尔河到五道梁这一段处于藏羚羊在昆仑山东西迁徙通道的核心区,这里有为藏羚羊迁徙而建的楚玛尔河大桥和著名的青藏铁路五道梁藏羚羊过路通道,因此在这一带能不时地看见藏羚羊,少的有一、两只,多的则一群几十只,偶尔还能看到野牦牛和藏野驴。现在的季节,正是临产的藏羚羊成群结队由昆仑山东部长途跋涉向西进入可可西里的时候。据说藏羚羊在空气稀薄的青藏高原上最高奔跑时速可以达七十公里。看着藏羚羊淡黄色的身体,灵敏的身姿,真不愧人称为“高原精灵”。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到了不冻泉。我们这一代人60年代都曾看过一篇报道文学《昆仑山上一棵草》,后来拍成了同名电影,描写青藏公路上工作的人们艰苦生活和为建设青藏的忘我工作情况。据说那个主角惠嫂的原型就是取材于不冻泉这个地方。

外面又在下雪,下冻子(一种小小的冰疙瘩)。一辆货车翻在了路边,货物撒了一地,司机披着皮袄,蹲在车旁。

“可能是打瞌睡,不然不会翻的,路挺平嘛”。司机小李说,朝路边的司机做了一个手势,问那司机是否要帮忙。 

蹲在那儿的司机扬了扬手里拿的手机,摆了摆手,意思是已经打电话了,有救援的人来。

“现在通讯好了,有事打电话就行,以前只能等过路车来带个信,那可就惨了”。司机小李说。

 

这一带是青藏铁路经过的冻土地带。冻土是指温度在0℃以下并含有冰的各种岩土和土壤,可分为短期冻土、季节性冻土和多年冻土。在我国,多年冻土达215万平方公里,青藏高原是我国最大的一片冻土区。

冻土对温度极为敏感,对铁路的修建有非常大的影响。在冻结的状态下,冻土就像冰一样,随着温度的降低体积发生膨胀,建在上面的路基和钢轨会被它顶起来。到了夏季,冻土发生融化,体积缩小,钢轨也就随之降下去。冻土的反复冻结、融化,就会造成路基严重变形,整个钢轨出现高低不平,甚至扭绞成麻花状,影响正常通车。 

公路继续沿铁路延伸,有时公路、铁路交叉。平坦的原野上架着长长的铁路桥,还能看见铁路边插了一排排碗口粗细、高约2米的钢管,路基里还插着一排排空心塑料管。

青藏路上(2)——背着背包走西藏2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是什么东西?我以为这都是一些什么仪器。其实它的真名叫热棒,热棒是一种内装氨水的7米长钢管,气温变化时氨水可以上下流动,热棒在路基下还埋有5米,整个棒体是中空的,里面灌有液氨。路基内部受外界影响温度上升时,液状氨受热发生气化,气化的氨上升到热棒的上端,通过散热片将热量传导给空气,气态氨由此冷却变成了液态氨,靠重力作用又沉入了棒底。而热棒最独特的性能是单向传热,热量只能从地下向上端传输,反向则不能传热。热棒就相当于一个天然制冷机,而且还不需动力。

铁路路基护坡两端露出一排排塑料的通风管,它与热棒的垂直插设相反,通风管则是水平插入路基里。路基受外界影响温度会发生变化,而通风管利用对流原理及时将这些热量进行交换,从而保证了冻土的热稳定性。此外,在稳定的冻土地段,采取以对流交换热为主要作用机理的片石路基结构、碎石护坡结构,同时采用无源重力式热虹吸技术的工程应用———热棒路基结构。对于极不稳定的多年冻土地段,则采取“以桥代路”的工程结构,青藏铁路“以桥代路”桥梁长度达120多公里。

正是利用这些热棒、111公里的块石层和524座桥梁,青藏铁路格拉段工程才跨越了546公里的多年冻土区。这些工程措施都是在世界冻土区道路建设上第一次大规模成功运用,显示了我国铁路工程的技术水平。

“这一带是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氧气吸不饱”。小牟指着窗外说。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过了楚玛尔,到五道梁时是8:54分。

五道梁属于青海曲麻莱县管辖,除了兵站、泵站、机务段、气象站、保护站和公路段等国家设置单位,这里并没有定居居民。象很多长途公路中继站一样,青藏公路从小镇中间穿过,公路两边多为饭馆和修车铺,加油站。

青藏路上(2)——背着背包走西藏2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雪又下得大了起来,我看了看车仪表盘上的温度计指示的车外温度是6℃。藏北高原7月平均气温低于8℃,五道梁7月平均气温为5.5℃,是全国最低值。

五道梁一带海拔4665米多,汽车在梁上行驶,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到海拔5010米的风火山口和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一路上坡,要走好几个小时,人就长时间处在缺氧状况下。乘汽车走过青藏公路的人说:“纳赤台得了病,五道梁要了命”,“到了五道梁,哭爹又叫娘!”,“五道梁,冻死狼,上了五道梁,难见爹和娘!”。五道梁位于被世人称为“生命禁区”青藏高原和西部高山地区,地高天寒,长冬无夏。一般高原反应会在五道梁处非常显现,因海拔和地势,空气不流畅,又因这一带土壤含汞量较高,植被较少,造成空气中含氧量很低,被认为是青藏线上最难的路段,很容易发生高原反应。通常认为如果能安全度过五道梁,唐古拉山口问题就不大了,常人若能通过此关口基本上能通过进藏第一考验。我看了看妻、小牟和小李,还好,大家还都没什么反应。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这里的路总的来说很平坦,公路正在维修,好一段坏一段,但有个别路段路面翻浆,坑坑洼洼,底盘不时蹭在石头上,司机打着方向,拐来拐去挑着路走。迎面又从拉萨方向过来一队货柜车,看了一下,也是兰州一家运输公司的。

路面不好车速顿时慢了下来。从格尔木出来几个小时了,一路上如同上台阶,翻上山就是平地,海拔一阶一阶的升高,虽然海拔高,但系古老的湖盆地貌类型,起伏平缓,远山看起来并不高,天看起来很低,飘动的云就象在头顶,要知道这里平均海拔要5000多米。茫茫草原上散布着三三两两的黑色帐蓬,黑色的耗牛群和白色的羊群散悠闲地啃食着。

青藏路上(2)——背着背包走西藏2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有没有高原反应,感觉怎样?” 我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妻,她很平静,但有点喘。

“没事,只是昨晚没睡好。前两个月去海螺沟,上西岭雪山都没事,我想这回也不会有事的”。妻回答说。

“要知道这里比川西要高出2000米,那要多高一座山呐”。我说。

“休息一会。方便方便,解手不?”车停下来,小牟问道。

男士们下车朝前走去。妻下了车朝车后走去,下了一道沟,走到远处一堆沙石后。

四周还是雪原,我照了几张照片,对远处的妻招手,让她快点回来拍一张。妻小跑了两步,爬上坡,开始气喘吁吁。

“上车,走吧!”小牟朝我们招手说。

我看了看表,是早上9:03。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风火山海拔5010米,车行驶在山沟里。这里山多是圆形,坡比较缓,裸露的山坡岩石呈红色,象是火烧过一样。

10:30,到乌丽了,一路慢上坡。前面挂西藏牌照大货车,每辆车载着一艘能乘20多人的崭新华丽的玻璃钢快艇,看来是拉到西藏某旅游景点的。青藏铁路通车后,西藏旅游大大发展,需要增添许多旅游设施。 

青藏路上(2)——背着背包走西藏2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青藏路在大片草原中延伸。在突兀的群山中前行,仿佛没有终点,只有见不到头的天边。天上的白云变幻莫测,能看到唐古拉巍峨的雪山了吗,路上的积雪也开始少了。公路的远方还是起伏的群山,山和公路之间是广阔的草原。草原,大片的草原,从远处铺展过来,不知哪里是起点。山脚和草原,说不清是否有分界,似乎是自然而然地衔接。远远地看草原,野草开始悄悄焕发出绿色,草也不太密,可以看到暗褐色的地表,整个草原是一种介乎草绿和土黄的混合色。

青藏路上(2)——背着背包走西藏2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我吃片药,有点不舒服。”妻掏出了药瓶。

这里海拔都超过5000米,在这样的高度,空气中的氧气含量只有平原地区的60%--70%,在高原长时间的运动要比在平原地区运动消耗掉更多的氧气,可能是刚才她跑了两步吧。

我一路看着,记记笔记。高原上圆珠笔也不下油了,只好放下笔记本,掏出两支烟递给小牟和小李,自己也一支。掏出打火机想点烟,可就是怎么都打不着。

“用这个砂轮打火机,电子打火机也有高原反应,记住到西藏买打火机就买这种。”小牟点着烟后把他的砂轮打火机递了过来。

 

   11:04分到沱沱河。宽阔的沱沱河闪着银光,清澈的河水在一片片河心滩地之间流过,时而分岔,时而聚合。河东面一片白墙红屋顶的建筑,几个银白色的大油罐,铺设有格尔木至拉萨的输油管道。

这里有一个小镇,叫沱沱河沿,路边有小饭店,几家小旅店,加油站和几个小商店。在以沱沱河沿为中心,半径近300公里的广阔高原上,唯有沱沱河沿是少数居民点中最大的。如果从长江源头顺流而下,它就是名副其实的长江第一镇。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沱沱河是长江的正源。沱沱河发源于海拔6621米的格拉丹东山。沱沱河从各拉丹冬的姜根迪如冰川发源时,是一些冰川、冰斗融水汇成的小溪流,这时的水面宽只有3米,深只有20多厘米,然后向北流过9公里长的的距离,在巴冬山下汇集了尕恰迪如岗雪山的冰川融水,经过一条长约15公里的谷地,继续向北,分成了两条宽4米和6米的小河,小河两边的谷地中还有许多密如蛛网的水流,这里是沱沱河的上源。在这片谷地的出口,河谷突然下切,形成了一条长约5千米的陡峭峡谷,高达20多米。河水在流出了巴冬山后,先经过一片广阔的河漫滩,再经过一条峡谷,流到葫芦湖附近,急转东去。在经过了130多公里的流程后,河道变得开阔起来,在流到青藏公路的沱沱河沿时,它已是深3米,宽20-60米的大河了。

 我们的车驶过著名的万里长江第一桥,桥就飞架在沱沱河沿的河滩上,是一座长324米、宽11米的钢筋混凝土大桥。 沱沱河从这里继续向东,到囊极巴陇时与冬曲、当曲、尕尔曲汇合,在这里形成宽阔的大河,从那里起它的名字开始叫通天河,经过青海玉树的直达门入四川境内后,改称金沙江。

沱沱河沿海拔4547米,司机小李也感到有点头疼,小牟替换他驾驶  。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看窗外景色已经变化了。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跨越沱沱河大桥(长江源头第一桥)后,经过雁石坪,这是西藏与青海交界处的一个小镇,据说这个小镇是在青藏公路修通后才兴起来的。以前许多来往于青藏公路的司机到达唐古拉山脚下时,如果天色已晚,一般都不敢贸然上山,因为唐古拉山海拔高,天气变化快,路况复杂,白天翻越尚且得小心翼翼,更何况晚上。因此司机们就会在这个地方留宿,一些看到商机的人便随之而至,在这里开起了小店。久而久之,便成了一个小镇。

青藏路上(2)——背着背包走西藏2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从这儿往西望去,海拔6621米的唐古拉山主峰格拉丹冬常年冰雪覆盖的美丽容颜一览无余。蓝的天,白的雪,黑的山,绿的草,真是如诗如画。正是从唐古拉山脉开始,涓涓细流汇聚成波澜壮阔的长江、澜沧江、怒江|······。

青藏路上(2)——背着背包走西藏2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继续往南行驶约50公里,便到了青藏公路的最高点—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小牟、小李和我三个男士下了车,妻有些高原反应,感觉不适,呆在车里。

天象刚下过雨,山口一块不大的平地上坑坑洼洼,都是积水,车轮碾过的地方泛出红色的泥浆。一辆装满了货的橙红色货车停在路边,是从青海过来的;不远的山坡草地上还停有一辆蓝色的东风车,当地藏族家里常买这种型号的车;花岗石雕像那边有几个人,不太象游客。

站在山口眺望远方,天蓝得醉人,是一种浓稠的蓝,象直接涂在画布上的颜料;云那么白,白得像团团棉絮,在天边翻滚。连绵的雪域高山,山顶终年积雪不化,数十条远古冰川让人敬仰,又令人望而生畏。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往南望去,不远有一蓝色的牌子上写着“安多公路段欢迎您”,过了山口就进入魂牵梦绕的西藏了!这里真正到了离天最近的地方,也是眺望唐古拉山的最佳地点。我望着蓝色的路标,“唐古拉山,海拔5231米”,心想这里是我心目中多么圣洁、多么厚重的地方,是我们这次行程所要追求的最高点,也可能是我这一生能到的最高点,在这片土地上站一站,也是一种自豪,更是一种成功。 

青藏路上(2)——背着背包走西藏2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山口东面有一座解放军战士的花岗石雕像,雕像坚毅雄伟,眼神似乎永远的凝固在了遥远的天空。这是为当年修筑青藏公路而牺牲的200多名战士修建的,以纪念他们在这条路上洒下的每一滴鲜血。

西面路旁整理出一片小广场,在一块大岩石上刻着“唐古拉山口——海拔5231米”字样,岩石后是一座高大的双人雕像,由江泽民总书记题词“军民共建兰州-西宁-拉萨光缆工程竣工纪念”,为著名的山口增添一景。

唐古拉山又称当拉山,蒙古语意为“雄鹰飞不过的高山”,与喀喇昆仑山脉相接。这里空气极其稀薄,气候恶劣,连绵的雪山展示着“生命禁区”的苍茫和神秘。此处海拔高,一般人都会有明显的高原反应,过往的长途车司机称:“到了唐古拉,死神把手拉;抬臂能摘云,伸手把天抓。”这里高寒缺氧,气候恶劣,氧含量仅有平原的一半,是高原肺水肿、脑水肿等高原病的高发区。我们在这里没有多呆。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走,上路,我们到安多县吃饭。”小牟说。已经是13:47分了。

翻过唐古拉山口,进入西藏境内的羌塘高原,藏语说羌塘,意思是一片平坦的土地。公路两旁雪山连绵,山坡平缓,多是大片的草原,草甸中不少碧蓝的水洼与海子反映着蓝天与白云。成群的牛羊象黑、白珍珠般洒落在绿野,一派典型的草原牧歌景致。

青藏路上(2)——背着背包走西藏2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妻仍感觉到不舒服,从上午小跑了两步后就不太对了。

“吃药后感觉怎样?”我问道。

“不太好……”

“还是吸点氧吧。”我说,一边伸手从靠背后拽出老同学给的氧气袋来。

“不用……”妻说。

“还是不用吸好,要不然会有依赖性的。”坐在前面的小牟也说。

“该吸不吸也不对,这么大一个‘枕头’不吸光了,到拉萨我还一直背着啊,如果有依赖性,再灌一袋氧气背着就是。”我笑着反驳小牟说。

 

到安多了。安多县地处唐古拉山脚下,“安多”是藏语,意思为末尾或下部。安多县不大,面积却超过10万平方公里,虽是县制,总人口却只有3万多人,县城只有几千人。这是一个因青藏铁路修建而兴起的高原小城,听说这里修铁路前还找不到吃饭的饭店,现在已经是店铺林立了。

饭馆虽多,但大都门面不大,破破烂烂。我们车停在一家卖面条、面片的小饭馆前,进去一看,几张桌子,几乎是满座,看见一些藏族人围着桌子,喝着白酒,有的酒杯刚刚斟满,有的已经空了;粗犷的外表上,黝黑的脸红彤彤的,眼睛直直地凝视着我们。以前有人告诉过我,藏族人挺好处,但藏族男人好喝酒,量还很大,酒后闹事的不少。这不知是不是真的,我们退了出来,怕引起什么不必要的纠纷,还是小心一点好。

又找了一家小饭馆,店家是一个挺帅的小伙子,个头有一米八,一口兰州附近的口音。他给我们找了一张桌子。我们点了两个菜,一盆汤,花卷随便吃。我们三个男士狼吞虎咽很快就吃完了。妻只吃了一点点,喝了些汤,经路上吸了些氧,海拔比前面路上又降低了许多,看起来高原反应好多了。

“从哪儿来的?” 这个地方能听到兰州的口音,我好奇地问道。

“甘肃皋兰县的。” 小伙子回答。

“哪个乡,”我又问。
“忠和的。”

忠和乡离兰州仅几十公里,半个小时的车程,在109国道到白银市去的路上。近年从甘肃农村来青海、西藏打工的不少,但在唐古拉山脚下遇到的却是第一个。他是和姐姐去年来这里的,有个亲戚在铁路上包工干活,在这里开了个饭馆,姐弟俩是来这里帮忙的。

 “怎么,有高原反应,不习惯吧。”有人搭话问道,旁边一桌上两个人不紧不慢地吃着饭,也是兰州附近的口音。

“我来了两年了,到现在还不习惯,每次上路还得带个氧气袋。高原反应不是看你身体好不好,是看人了,有人看着不咋样,可就是没有高原反应,有人身强力壮,反应还挺大……”一个四十多岁的司机说。跑青藏线的老司机一聊起高原反应就滔滔不绝,故事可讲几天几夜。

他俩是往来大车司机,也是甘肃皋兰县忠和乡人,在青藏路上跑了几年车了,主要是从甘肃拉运蔬菜,一身邋遢的穿戴足以证明够辛苦的。

两位司机告诉我他们在这里磨蹭时间。原来是汽车一进西藏,为了安全起见公路上实行限速,这里是到一个管理站填写单子,上面详细记录了到该站的时间,规定了到下一站区间运行的时间,要是在少于规定的时间到了下一站,交通部门就罚你的款。比起在青海交通警察躲起来用雷达测速仪测过往车辆的车速,超了就罚款来,这一做法象是“先君子后小人”,甚有“绅士风度”。因此,有些司机路上若跑快了,就在小镇或路边休息,等一会再走。从安多到拉萨基本上都是这样,我们也得当心一点。

 

安多到那曲一路草原,这里的草长得更加茂盛,地上的小河、积水也多,是属于那种高原湿地草原。山上也因草多了增添了几分柔和润泽,显得更绿更妩媚了。路两旁的草原上可以看到栋栋新房,那是一户户刚定居下来的牧民。每个屋边大多停放着有摩托车,很少见藏族牧民骑马,他们出门大多是骑摩托车。院子里堆放整齐的牛粪饼,是用做燃料的,象一堵堵墙,一座座小山,堆放得有一人多高,怕下雨冲坏,表面象北方农村抹墙一样抹得光光溜溜;房屋周围的草地上四处散开的牛羊静静吃草,黑色的藏獒懒散地卧在畜群边。天又开始雾蒙蒙的,小雨时下时停。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到那曲了。那曲在藏语中为“黑河”, 也称羌塘草原,地处西藏自治区北部高寒地带的藏北高原,平均海拔为4500米以上,最高海拔为6500米,整个地区在唐古拉山脉、念青唐古拉山脉和冈底斯山脉的环抱之中,多风、缺氧,年均降雨量仅在100-200毫米之间。那曲年均气温在摄氏零度以下,每年11月至次年3月,是藏北的干旱刮风期。藏北的黄金季节是6-9月,这期间气温可达摄氏7-12度,风和日丽,牧草丰美,牛羊成群,景色尤其宜人。那曲地区最著名的旅游盛会是一年一度的那曲赛马节,也称羌塘赛马节,是藏倍草原规模盛大的传统节日,为期5到15天不等。我们这次看不上赛马节了,除非要在西藏等到8月10日以后。

那曲镇是是青藏公路的必经之路,是那曲地委、那曲地区行政公署所在地,从格尔木到藏北,这是最大的城镇了。

 

“慢点,看看哪里能灌氧气。”我对前面的小牟和小李说。那一袋氧气已经吸完了,妻也好多了,虽然前面不再有高山,但保险起见再灌一袋带着。

车慢慢在路边行驶,在一药店前停了下来。

“这里可以灌氧气吗?”我问店中的一穿白大褂的姑娘。她是一个藏族姑娘,汉语说得还可以。

 “没有,你可以到前面的诊所去。”她往南面指了一下。

我沿街走着,小牟开车缓缓跟着我。前面不远就是一家诊所,是一个从甘肃天水北道来的年轻医生开的。灌一袋氧气只需5元钱。我同医生聊了起来。

“在家乡每年毕业的学医的大学、中专生多,好的医院咱又没门子,进不去,不干医生,就得做点小生意,学的东西就荒废了。我在家乡的卫生所当帮手,干了几年。听来西藏的老乡说这里缺医少药,需要医生,到这里来创业,开个诊所,再做点生意,既能赚钱,业务提高也快,过些日子再能到兰州、西安的医院进修进修就更好了。”他一边灌气一边对我说。

 

继续朝南行驶,沿途欣赏藏北风光,路过罗玛镇、香茂乡,到了古露镇。在古露乡西望,最高的雪峰就是海拔6590米的桑丹康桑峰,桑丹康桑峰地处念青唐古拉山脉中段,在那曲县西南角。在藏北高原众多的山峰中,桑丹康桑峰较为著名,它是西藏二十五座最高的山峰之一,在宗教上相应尊为二十五位仙境居士之一。

这附近还有一个邦荣寺,卓玛峡谷等景点,但都不在公路边。

“这样跑下去,几点才能到拉萨?老哥,你看看到拉萨还有多少公里”小牟说,从安多到这里,一直是他开车,由于限速车一直跑不起来。

“还有约230公里,至少还得3个小时。”我查了查地图后说。小牟不做声了。

一会儿小牟的手机铃响了,是他在拉萨的中铁12局的朋友打来的。

“我们现在快到当雄了,车开不快,一路上都是交通管理站,到拉萨要到晚上10点以后了。什么?你再说一遍。”小牟对着手机大喊。

不知道为什么,他笑了,脚踩了油门,车加速了。

前面到了一交通管理站,车没有减速的意思。一穿制服的藏族小伙子站在路边示意车停下来。

“请出示你的路单。” 藏族小伙子说。

“中铁12局的,沿途巡视一下铁路线路。” 小牟严肃地说。

藏族小伙子摆了摆手,车被放行了,小牟又笑了起来。青藏铁路通车,火车开到了西藏,当地的藏族人对火车、对铁路以及铁路上工作的人都是很敬仰的。

 

车快到当雄,已经是快傍晚8点了,四处是茫茫草原,草原上是三三两两的黑色帐蓬,黑色的耗牛和白色的羊群散布草原,渐渐进入了当雄县所在地的当曲卡镇。

当雄县处于拉萨北部,属拉萨市管辖。当雄藏语为“选择出来的好地方”,地处藏南与藏北结合地带,羌塘草原的腹部,素有拉萨的“北大门”之称。当雄县属冈底斯山-念青唐古拉山地带,境内海拔最高7162米,平均海拔4200米。被誉为“天湖”的纳木错就在当雄县,从拉萨来去纳木错旅游路过的人很多,街道两旁饭馆、宾馆、旅店不少。

我们的车从镇中穿过,进藏前从网上看到过从天湖宾馆到纳木错扎西半岛有旅游环保专车,每天上午9:00从天湖宾馆发车。我望着街两边,特别注意有哪些旅馆、饭铺,的确是有一个“天湖宾馆”,时间已晚看不到有停的车在宾馆前。我心想还是按原计划先到拉萨,适应几天高原海拔,然后再去纳木错,到那时再来这里。 

2012年10月07日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过了当雄县,渐渐就不是湿地了,地上长着一丛丛的灌木,路边山坡上也有堆积的沙子,是土壤沙化的征兆。远处云雾缭绕中的雪山,那就是念青唐古拉山山脉,最高的主峰海拔7162米。车驶向西南,抵达著名的地热区羊八井时,在很远的地方,就可以看到地面上升起一缕缕蒸气。

车过了羊八井镇后开始顺峡谷向南、东南方向的拉萨驶去。路边湍急的堆龙曲河水泛着白沫,奔腾而下,与堆龙曲河并行的是青藏铁路、青藏公路。雨仍然下着,我们顺河而下,路过德庆、马乡,过了堆龙德庆,天黑时分,大约9:30我们到达了拉萨。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