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片羽毛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属牛 67届高中生 68年下乡插队 当过工人 恢复高考后77届大学毕业 后在大型国企工作 现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日喀则到江孜——背着背包走西藏20  

2013-05-06 21:50:10|  分类: 背包走西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了日喀则车站,这里有发往阿里地区的长途车。

“怎么样?去阿里吧,看看冈仁波齐峰和班公错。”我问妻。

“别开玩笑了,还是原计划到江孜,然后走浪卡子到羊卓雍湖吧。”妻说。

这里的车都是私营中型汽车或面包车,一般在街上兜客,只要在汽车站外的街上等候就行,但所有车辆均要坐满客才开出,有时也可能因乘客人数不足而临时取消。

一辆面包车停在路边,刚好是去江孜的,司机招呼我们上车。我和妻走到车跟前,车里已经满座了。

“上车吧,马上就走。”司机说。

我俩犹豫着,想再等辆车。

“没关系,加两个座就行。你要等,起码还要等一个多小时。”司机说。

“到江孜就90公里,一个多小时车程,干脆走吧。”我对妻说。

我们一上去就开车了。我俩坐在临时加的小板凳上。


去江孜的公路基本上逆年楚河朝东南方向走。年楚河是日喀则的另一条重要的河流,发源于康马县,流经江孜、白朗,在日喀则汇入雅鲁藏布江。天那么蓝,云那么低,朵朵云如棉絮一般,似乎伸手就可以摸到。

江孜路上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坐在小板凳上伸不开腿。我绻着身子,低着头,一手托着下巴。

“怎么样?像法国雕塑家罗丹的“思想者”不?”我对妻说。

对面隔一排座上坐的一个姑娘好奇地瞅着我们嫣然一笑,看来听懂了我们的话,准是个汉族姑娘。我打量着车里的乘客,除了那姑娘外,其他都是藏族人了。

对面左手坐着一位老人,说不上多大岁数。藏族老人的岁数难以分辨,有的看起来比我大,但一谈起来却比我还年轻。只见这位老人古铜色的脸上皱纹一道挨着一道,顺着眉毛弯向太阳穴,又顺着鳃帮弯向嘴角。那些皱纹为他掉了牙齿的瘪瘪的脸上增添了许多慈祥的笑意。多么吸引人的一张脸,多么慈祥的老人,活脱脱一个摄影和绘画的经典模特。我看着他,他朝我微笑了一下,朝后靠了靠,生怕挤着我。小小一个动作,让我觉得有一份说不出的温暖和亲切,我又看了他一眼,他又回了一个微笑,把靠我脚边的一个塑料桶往座椅下塞了塞,又把一个包抱了起来,放到自己的膝上。我想说句感谢的话,但不知藏语怎么说,只能朝他点头微笑。一路上我看着他,他微笑着,那亲切的表情始终附在他那爬满皱纹的脸上。看着他那慈祥的笑脸真如品一杯陈年老酿,那么甘美醇厚、回味绵长,可惜车里太挤了,我离他也太近了,没法给他拍一张留影,至今还遗憾着。 

车经过甲措雄乡,过了宗对堆,一条土路伸往东南,那是到夏鲁寺方向去的。夏鲁寺在后藏还是比较有名的,据说十四世纪就成为当时颇具影响力的一座寺庙。寺内有四宝:一是拼经板;二是大殿的铜坛内装圣水,十二年一开若得一杯可百病不侵;三是六字真言和四个小塔的石板,传说在建寺破土时发现的,因此成了本寺的根基;四是盆状巨石,据说接满水后无法倒出。我们坐在车里只能朝那边望望。

经过洛江镇,到了白朗县,公路边是一排排整齐的塑料蔬菜大棚,白朗曾经是西藏著名的产粮区,这里的白青稞很有名,现在比白青稞更有名的是白朗蔬菜,年产量达到一千多万斤,供不应求。原来这里很少种菜,这些年在内地援藏干部帮助下,种菜的藏族农民多了起来。除了种菜以外,也种有西瓜,沿途卖西瓜的小摊很多。

江孜路上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这一路路况还不错,柏油路上的车也不多。年楚河河谷不象雅鲁藏布江峡谷那么峻峭狭窄,甚至可以说是一马平川。这里土地肥沃,物产丰美,自古是西藏发达的农业区,有“西藏的粮仓”之称,汽车所过之处一路田原牧歌式的风光。大片碧绿的青稞和金黄的油菜花,与远处一望无边的浮云和连绵不绝的秃山形成鲜明的对照。

江孜路上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马匹、牛羊似珍珠撒在草地和田野间。
江孜路上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年楚河流域气候宜人,水源充足,自然条件优越,一路上村落相望,人烟稠密,看起来比较富庶。  
江孜路上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过了热索、重孜乡,快到江孜县了,这里属后藏,这就是美丽富庶、纯朴淡雅并且安宁动人的年楚河谷。不远的山上一座座古堡碉楼,原来以为到江孜才能见到古堡呢,这里沿途隔不远山上都有古堡。藏族建筑有它的特点,藏族传说中人死后会登上天界,山体就是天梯,彩虹就是登天的光绳。因此,在西藏从古时房屋、特别是宫殿都建在山岭和陡峭的山崖上,当然还有当时防御的考虑。
日喀则到江孜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到江孜县了,车在十字路口的路边停下,乘客陆续下了车,我同那位藏族老人握手告别。

下车后我四周张望着,想先打听从江孜发到拉萨或浪卡子县的车。看来只有问那个汉族姑娘了。

“请问,这里有没有直接去拉萨或浪卡子县的车?”我问。

“到拉萨有,只早晨一趟,就在这十字路口等,大约是8:00吧,过了点只能到日喀则转车了,到浪卡子县的车可能没有。你们是......” 她好奇地问我。

“退休了到西藏玩玩。”我说。

“我看象内地旅游来的嘛。”

“你是从哪来的,一个姑娘家怎么来这儿了?”

“河北,家在黄骅,在这儿工作,支教。”她微笑着说。

“那还真是老乡。”我说。

“你们可以到那边去找住的地方,有好几家呢。” 她热心地指着十字路口那边街

年楚河畔——背着背包走西藏20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年楚河畔——背着背包走西藏20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街上有一个叫江孜建藏宾馆的,门脸不大,进去院子很幽静,往里走到头是宾馆的接待室。我和妻走了进去。

年楚河畔——背着背包走西藏20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哈罗!欢迎你们来到这里。一位藏族小伙子用英语对我们说。来这里的大多是外国背包客,我们也背着大包,看来把我们当作外国游客了。

  你好!谢谢。” 我也不加思索地用英语回答说。

建藏宾馆接待室不像内地宾馆那样豪华,但干净整齐,很有特色。左面靠墙沙发上坐着几个藏族姑娘,其中一位看我们近来,立刻站起来迎了上来。

 欢迎来到,要住宿吗?姑娘也是一口英语,说得比那小伙子还要流利。我真有点惊异:这么偏远的地方还有人说这么流利的英语!我干脆也一装到底,继续和她对话。

小伙子带领妻去看房间,妻看过后觉得不错,接下来是砍房价,打听去浪卡子的路程。

 浪卡子、羊卓雍正在修路,不通车,只能坐车到拉萨,再转车去。姑娘回答说。

 有私人的车吗?能到热龙乡,然后找拖拉机也行,那里到浪卡子不过、五十公里。难道那里的当地人去浪卡子也要绕日喀则和拉萨吗?” 我问。经过在西藏的十几天旅行,搭什么车都无所谓了。

 不好找,来这里的游客都是从拉萨包车来的。玩一、两天后去亚东或又回拉萨了。从拉萨他们可以包车去羊卓雍湖,那里可方便了。” 姑娘说。

 我失望了。原来看地图到浪卡子县,要翻越一座5036米的雪山,直接去羊卓雍湖,而不用绕道去拉萨。先住下再说。

  好,谢谢你,先登记住一宿。

  “请给我你们的护照。姑娘说着,走到柜台后面。

 护照?我只有身份证。我笑着掏出了身份证,递给她。

 旅馆设施还不错,也不太贵。

年楚河畔——背着背包走西藏20 - 一片羽毛 - 一片羽毛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